当前位置: 首页 » 杂谈与随笔 » 人生百味 » 文章内容

再看《幽灵公主》

昨晚璐妍拉我去看《幽灵公主》。我正无所事事,于是也没有理由回绝,只好陪她一道观摩。

这部电影之前已看过许多次了。很小的时候,母亲就拿宫崎骏的动画给我看,以为跟电视上放的大头儿子差不多,要我欢乐欢乐;结果我颠三倒四地看完,大抵一知半解,于是也就得过且过,权当有此经历,便即了事。后来高中时候,对日漫痴迷得很,陡然想起以前一目十行地扫完的宫崎骏乃是此道的大贤,结果又翻出来重看。这一次看了,才算是看出些许的名堂来。

《幽灵公主》是一部探究人与自然关系的作品——认真看了它的人,多半要有这样的直观印象(影片末尾也直接点出“自然是不可战胜的”)。我那时也是如此。有良心的人,看到这样的场景,无疑要联想起我们人类的种种罪行,从而深感惶恐,又在“自然”的“报复”中体会自身的渺渺,弥添许多不安;结果,好人就陷于苦难与自责,一面觉得无趣,一面深恶痛绝自己的同胞。我也有过这样的时候,但如今我不喜欢它;我不乐意超然于什么之外,而要进到其中,去亲身感觉这道理。

那么,人与自然之间,到底有什么对立的吗?现在我觉得没有。实际上,以我当前的眼光看,“人与自然”的这组范畴,并不是原本就作为现象而存在的;它是由理性臆想出来的伪命题,是文艺复兴时代以来的人本主义思维的顶点,是人类自大的一种体现。按近代自然科学的论法,人原本来自生物圈,一直是这个自然界的组成部分,从未逃离其中;可是人却将自己看作自然的异化,以为他们已经走向自然的反面。强调人与自然的对立与矛盾,看似放低了姿态,实际上却是无以复加地坚持着唯我独尊式的傲慢。以这样的前提来讨论对生态环境的尊重与保护,并将之归结于人类的智慧与自省的,都不值得我的信任,而且要敬而远之。

人类为何在现在这个阶段,要开始一改从前的做法,把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提到首要的位置,其实仍然可以从人类行为的本质上来考虑——而一旦采用这个视角,又可以发现,人类现在的保护环境,与先前的破坏环境,其实没有根本的区别;甚至于目的也是一样的。人——包括人类这一总体——归根结蒂,是利己主义的;人要追求最多的幸福,于是用各种的手段来满足自己,这种满足的途径可以是感性的,可以是理性的,也可以是信仰的,但终归不会作出无利可图的自由选择。人的真正认识到保护环境的重要,只能是出于认识到保护环境所带来的自我满足(感性的、理性的、信仰的),除此以外都是托辞。

然则人的利己动机是否丑陋不堪,结果要使高尚者讨厌自己的同胞,以致撕心裂肺呢?我以为诚非如此。先前已经提过,人不是自然的异化,他与别的物种一样,都是自然界的组成部分。人的作为与动物的作为都符合了生命意志的一般形式,只是挣扎于这个共同的此岸世界,各尽其能地谋求生存与快乐——即便当真有什么差别,也只是力量多寡的问题,并不涉及性质的变化。而这种遵从生命规则的“恶”的行为,正如尼采所言,是最“善”、最健康的。但他仅仅从生命的个体上来认识生命本质,忽视了作为物种的生命的本质,因此无法容忍道德自律的行为(如此处的环保),以为它灭绝人性,并将其归于“最恶”的范畴;我却相信物种有一种“团结同类,以获取在生物圈中的更高地位”的生命意志,这一条才是超越前一条的人类终极的善恶标准,因为“善”与“恶”原本就不是出于生命个体或者普遍生命的价值律,它们是以“人类物种”这一集体作为基础的。道德自律与社会契约就是这第二类意志的体现,是人类稳固自己在生物圈统治地位的合理本能;因此,出于利己的环保也毫无疑问是“善”的。

草此小文,只为记录自己的想法。但话已至此,那也不妨捎带希望傲慢者放下傲慢,利己者坦承利己,善良者认识善良。如此善莫大焉,则我们的环保工作,也终于可以开展起来了。

上一篇:QQ话尼采下一篇:芝诺悖论的非学术思考


已有 2 条评论
  1. 苏小娆 苏小娆

    说得好!(利己主义那个地方)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人生百味 读书心得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社会万象 音乐分享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