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闲言碎语 » 生活点滴 » 文章内容

信长之野望吧吧主就任演讲:关于民主之回应

信长之野望吧的先生们、女士们,大家好。我是新近就任的吧主採菊轩。在座诸位之中,可能有些朋友业已于我有一定之了解了,我非常欣慰;但同样有那么一些吧友们,或许在你们的心中我还是一张白纸,抑只是一面空泛的旗帜。是故我——和月清岚——决定于今日——2009年10月21日——于此——信长之野望吧——以《关于民主之回应》作这一番讲演。

因为时间比较紧迫,我便直接切入正题。今日我欲言的统共有三点内容,其目的亦很明确,我要打消你们的踯躅与疑虑,并提出切实可行之方案——或许有些人依然于我之语气甚为反感,那我只能表示一下遗憾,但却必要将我之话于今日说完。另外,对于贴吧民主法治之推行毫无兴趣的朋友们,可以直接在帖子中回复“C”并提交,你的使命可以就此结束,而不须听我多余之闲话。

关于敝人上台之始末

首先我想说一下此次我个人之立场。我在信长之野望吧供职已经两年,由于环境与个人本身所造成之影响,在思想与行动上都多有曲折。或许许多人都依然记得我作为一个激进者的探索历程,我无心在历史上抹掉我的失败,亦不以为耻辱——这些事情在下面还将被提及,此处先暂且略过——唯今番与先前不同之处在于,我不再以个人之意识推行政治,而摇身一变为一党之代表;这亦与我现在所处之地位有密切之关联,从前我作为掌握政权之阶级以个人意志挑选任命的代官,从根本上只对上官负责而已。而今这任命改作民选,我所代表之利益群体即改变,同时亦将受到更加广泛之监察——我倍感压力,而又踌躇满志。

前此十月革命之进程中,一部分积极的民主党人找到我,希望我能够填补即将空缺的吧主位。我想,这是怎样沉甸甸的信任啊!时我离开信长之野望吧决策中心已久,本不应再插手斯事;但出于各种情况之考虑,我终于接受此要求——我不讳言其中有一舍我其谁之自大在,但我既有此能力,何不尽力而为?为稳定革命后之局势,我当仁不让地立在这里,一方面维护运动之成果,一方面给各位躁动之心灵以震慑与安慰。而正是出于这样之原因,此番我上台执政之立场必与之前有所不同,至少在一段时间之内,我将作为民主党之一代表而存在,这也使得我推行政策之方式与以往相比,亦将有许多不同。

关于何谓不同执政法

以我旧有之眼光看来,现在之信长之野望吧自是存在着许多问题。过去我曾经作为强权人物之典范在贴吧内毁誉参半,其缘由便大抵在此。彼时我始推行家族制度之后,局势便变化成不可控之状态了,那是当时之我没有预见到的。为了挽回自己的失误,我自上而下推行过一系列针对历史文化与讨论之内涵与严肃性的改革,在鼓励游戏战报传统的前提下大力推行对于历史之钻研与研究,企图以旧日本战国吧及新战国联盟之文化及制度阻挡信长之野望吧通俗化之进程,建立一支高水平的原创队伍。这一系列改革我不得不承认是更大的失误,其最终遭到以鱼一样的男子、花开双生菩提树为首的政府中开明派人士的抵制,面对紧随其后而来的群众压力,我亦不得不引咎辞职。若要说今日我已完全放弃在信野吧建立上述制度之幻想,那自然不可能——若是如此,那我于理想之执著也太不值一提了——要是我还能说一句心里话,那我要说:今日信长之野望吧风气之不良犹胜当初,一些新的文化策源地如“窝窝吧”之流已经致使网络环境进一步恶化,严谨而心平气和的讨论已经鲜见。但我想再次解释的是,我已经无心立法改变这一局面,不久之后我亦将完全失去这个权力。代替一个称心称职的吧主,我想我更能够做到的是在不多的时间里为留下一个能够切实保障吧民利益的,合乎理性的制度。

关于所谓合理之制度

元代张养浩有一曲脍炙人口之辞,其中言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此大致上可为旧制之一写照——而今我上任,亦有人说:“谁上台有区别吗?”我闻后略感悲哀,终觉必须作出一些改变,于是便来到我今日欲言之重点。在脑海中迅速地将智识与经验扫过一遍之后,我认为惟今可以一试之民主制,惟“开明吧主制”,或言之“议会吧主制”抑“吧主约法制”。这一制度实为新政与旧政妥协之结果,亦即“使旧的权力机关依法保留行政之权力,而新设一机构掌握立法之权,并司法之权一齐迁出旧机关权力范围之外”,亦即孟德斯鸠最初为法国革命构想之蓝图;但无奈法兰西贵族资产阶级化之程度不够,新旧阶级之间的妥协不能成立,而大洋彼岸之美国更无行此法之基础——当然,其实为吸收并改进了分权制衡之思想,但此制于我吧断不可行。综多方面之原因考虑,我以为此之民主推进方式独能适应信长之野望吧之情,并且能够期待产生冀望中的效果。行此制,一方面可应鹤千代吧友召开议会之要求,一方面又可倚百度贴吧旧有之体制——在信长之野望吧现存的两位吧主之中,武田の虎早处统而不治之地位,绯村俊彦则开明向上——故我想再次强调,贴吧要快速有效地推行宪政,除此以外大抵别无他法。

总结

其实上面所言之许多,都应该在我参加吧主选举之前就说的,但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没有挤出时间来说明,终于拖到现在才拿出来。但拜其所赐,我现在握有改变现状的实际权力——尽管通过个人威望取得政权是危险的,但我愿意折掉自己的角来昭示我的心意。下面我想要问出一个问题,这将立即影响信长之野望吧的发展趋势,即:

你认为接下来信长之野望吧之体制改革应往哪个方向进行?

A:清静无为、与民休息,待时机成熟再议

B:立即召开议会,巩固前阶段之思想成果

C:继续实施寡头政治,对吧主表示充分信任

宪案我已初有腹稿,除旧的二吧主之外,新的吧主将由吧民间接选举产生的两院制议会上院议长担任。我本人有意竞选此位,但誓言遵从民选之结果,新人选确定后,我将自动卸去吧主职务。

上一篇:清岚高三系列之历史“SOLO题”初试下一篇:CC05留影系列(图多)


已有 7 条评论
  1. 卖馒头的流泪爬过 卖馒头的流泪爬过

    王政复古起始的动乱~一切皆赖月仁亲王···立刻车裂= =+
    议会制代表维新开始了么,和月首相泥嚎,和月首相再见= =

    1. 我希望能够通过这篇东西在短期内把所有矛盾都引出来,然后无论走了何条道路,信野吧都能进入一个长期相对稳定的局面。

  2. 都怪岚猫 都怪岚猫

    我白写了那么多你都不去看么

    1. 日,没时间,每天在线10分钟

  3. 卖馒头叫喊路过 卖馒头叫喊路过

    那啥···史昂上次圣战就出现了= =谁说他只有十几二十岁的
    嘉米尔族都是精灵么···一个个老长命····圣域御用战士

  4. 卖馒头叫喊路过 卖馒头叫喊路过

    好吧···我说错了···不是史昂···是穆先生= =请原谅我的口胡

    1. 没有穆……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耐火砖:很清新的文字,拜读了!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 x:每次阅读你的博文,都有种看语文阅读的感觉,看完思绪万千,却答不出...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