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笔记与评论 » 读书心得 » 文章内容

梦轩札记:《苏菲的世界》(14)两种文化

一、新知

1、印欧民族
(1)涵义:使用印欧语言的民族与文化
(2)覆盖范围
 1)除讲菲诺攸格里克语族(Finno-Ugric,芬兰-乌戈尓语族,包括拉普兰语、芬兰语、爱沙尼亚语和匈牙利语等)语言或巴斯克语的民族外的所有欧洲国家
 2)印度和伊朗地区的大多数语言也属于印欧语系
(3)历史:约4000年前,原始印欧民族生活在黑海、里海地区,后陆续迁入伊朗、印度、希腊、意大利、西班牙、法国、英国、北欧、东欧、俄罗斯等地区
(4)研究价值:
 1)不同时期不同地区的文献,如吠陀经、希腊哲学和史特卢森神话(冰岛神话)是以相近的印欧语言撰写的
 2)相近的语言可能导致相近的思想,促成相融的民族和文化
(5)印欧民族的共同倾向
 1)多神信仰:
 Ⅰ、相信宇宙间有许多天神(注意其神祇名称与宗教词汇在不同语言中的对应关系)
 Ⅱ、相似的神话、有共同渊源的痕迹(最明显的如长生不老的仙丹和诸神对抗混沌妖魔的故事)
 2)世界观
 Ⅰ、将世界看成善与恶无休无止相互对抗的场所
 Ⅱ、有一种以哲学或“思索”的观点看这个世界的倾向,重视“洞见”和“知识”
 3)历史观:认为历史是循环的,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不同的文明在无尽的时间中消长
 4)宗教与人生观
 Ⅰ、经常制作描绘诸神以及神话事件的图画和雕刻
 Ⅱ、泛神论与节制欲望的修行方式
 Ⅲ、“灵魂转生”和“生命轮回”的观念(“灵魂不朽”)
2、闪族文化
(1)历史:源自阿拉伯半岛,后迁徙到世界各地
(2)文化代表:三大宗教
 1)希伯来圣经(犹太教)和古兰经(伊斯兰教)都用闪米特语写成
 2)新约(基督教)以希腊文写成,神学又深受希腊与拉丁文化影响,因此也受希腊哲学影响
(3)闪族的共同倾向
 1)一神信仰:相信宇宙间只有一个上帝
 2)历史观:
 Ⅰ、线性发展
 (Ⅰ)相信历史是呈直线发展,是一条不断延伸的线
 (Ⅱ)历史从神创开始,终有一天结束,所有生者和死者在世界的结局中遭到最后审判
 Ⅱ、目的论:历史存在目的,上帝会干预历史发展的方向,以完成他在这世界的旨意
 Ⅲ、以上两点使闪族人非常注重历史的记录
 3)宗教与人生观
 Ⅰ、不同于印欧文化的“洞见”,闪族人强调听觉,“倾听”上帝的声音,同时大声诵经
 Ⅱ、与喜欢描绘神话的印欧民族相反,不允许描绘或雕琢神像
 Ⅲ、重视结局到来时的救赎,而不是脱离轮回
3、旧约与“弥赛亚”
(1)圣经记载的犹太历史
 1)上帝创造世界
 2)亚当、夏娃被逐出伊甸园,从此人类必须面对死亡
 3)洪水与诺亚方舟
 4)上帝与亚伯拉罕及其子孙立约,遵守戒律以换取上帝保护
 5)公元前1200年前后,上帝与摩西立约,颁布“十诫”,犹太人得以从埃及回到以色列
 6)约公元前1000年,扫罗、大卫和所罗门等“三王”先后统治以色列,大卫王时期以色列的政治、军事和文化臻于鼎盛
 7)不久以色列国力衰微,分裂为南部的“犹太”和北部的“以色列”
 8)公元前722年,亚述人征服以色列
 9)公元前586年,巴比伦人征服犹太,摧毁圣殿,开始持续40年的“巴比伦之囚”
 10)公元前539年,以色列人得以返回故土,重建圣殿,但此后一直被各个异族统治
(2)“弥赛亚”的来历
 1)历史渊源
 Ⅰ、旧时以色列国王被选出时,由人民行涂油礼,因此称“弥赛亚”(受膏者)
 Ⅱ、旧以色列国王在宗教上被视为上帝和子民间的媒介,国王也称“上帝之子”,王国称“天国”
 2)救世主弥赛亚的传说
 Ⅰ、末日预言
 (Ⅰ)起源:犹太人对历史的反思(上帝答应保护以色列,犹太人却流离失所,是因为以色列人不遵守戒律受到的惩罚)
 (Ⅱ)公元750年左右先知的预言:上帝因以色列不遵守戒律而发怒,将对以色列进行最后的审判
 Ⅱ、救赎预言
 (Ⅰ)在末日预言后,另一些先知预言上帝将拯救少数的子民;他将派遣一位“和平之子”,或者出身大卫家族的国王来协助以色列人重建大卫的王国
 (Ⅱ)以赛亚的救赎预言:“那坐在黑暗里的百姓,看见了大光,坐在死荫之地的人,有光发现照着他们。”
(3)结局:以色列人开始相信有一天将会出现一位大卫家族的新国王,这位“弥赛亚”或“上帝之子”将拯救人民,建立以色列人的“天国”
4、“弥赛亚”耶稣
(1)耶稣出现的背景:关于“弥赛亚”的解读的变迁
 1)最初人们只从政治角度解释“弥赛亚”,很多人想象会出现一位国家的救星,使犹太人脱离罗马人的统治
 2)然而,不断有先知预言,上帝应许派来的“救世主”将会拯救全世界,使所有人免于罪孽和责罚,得到永生
(2)耶稣的功绩:深刻地改变了“弥赛亚”的内涵
 1)打破犹太人的“选民”意识:宣称每一个人都可以得到上帝的拯救与赦免;到处赦免人的罪
 2)打破过去的“天国”观:不是通过军事和征服重建犹太人的国家,而是用“爱”、“宽恕”、接受和包容来建立人间的天国;巧妙地用那个时代的语言,赋予一个古老的战争口号崭新而宽广的意义
5、使徒保罗
(1)早期基督徒的信仰
 1)耶稣死而复活
 Ⅰ、耶稣的复活象征着人的肉体能够复活并得到永生,人将能够免于死亡和天谴
 Ⅱ、闪族人并不相信世间有“不朽的灵魂”和“转生”,因此这种力量是上帝所行的神迹,非人自身的努力或先天的能力,只能通过信仰达到
 2)信耶稣即可得救
 Ⅰ、相信在耶稣居间努力下,“天国”即将实现
 Ⅱ、为使更多人得救,全世界都要归于基督名下
(2)保罗其人
 1)出身法利赛,在耶稣去世数年后改信基督教
 2)一生在希腊罗马各地游历布道,使基督教义传遍世界
 3)留下写给早期教会会众的多封使徒书信,使后人得以了解早期基督教的教义
(3)保罗在希腊传教
 1)在雅典最高法院演讲:用归谬法指出雅典人所信奉的神不可能是真正的神
 2)连接基督教与希腊哲学的桥梁:真理就是上帝,它是一个已经向人类显现,伸出橄榄枝的上帝,而不是可以用理性来了解的哲学,或者金石雕刻的偶像
(4)保罗传教的成果:耶稣受难数十年后,雅典、罗马、亚历山大、以弗所与哥林多等重要的希腊罗马城市都成立了基督教
6、早期基督教义
(1)保罗对基督教义的发展
 1)认为外邦人不一定要成为犹太人才可以信奉基督教,因为基督教不只是犹太人的宗教,它的目标是拯救全世界的人
 2)认为上帝与以色列人订的“旧约”已经被耶稣代表上帝与人类订的“新约”所取代,因此外邦人也无须遵守十诫
(2)《使徒信经》:
 1)耶稣是神也是人,它不仅是凭上帝之力的“上帝之子”,也是上帝本身,同时是为人类分担灾祸而受苦受难的“真人”
 2)要点在于,耶稣不是“半人半神”的史诗级英雄,而是“完全的神”并“完全的人”

二、新语

1、实存与建构的两种文化

如果印欧民族与闪族确实是两个可以追溯的族群,那么这一节中所提及的许多内容将变得非常有趣——譬如从一开始就有着多神信仰和一神信仰的对立,它们是由两个不同地区的族群文化发展起来的,而并非像一些人所想的那样,是宗教意识形态从低级到高级的发展和“必然”。除此之外,不论是对偶像崇拜的态度还是历史观、思维模式,其实有可能仅仅是在两个狭小的范围内形成,然后才扩展到各地去的。这不得不令人啧啧称奇,如果这一区分是实在的,那就说明,诸如印欧民族这样的群体的思维模式和神话体系,其实是在形成大体框架之后,才播撒到各地,生根发芽的。

可实际上,这样的区分也带来质疑。譬如藉以区别的两个词本身就是近代学术建构的产物,它们在古代社会拥有何种程度上的认同,实际不得而知。而作为有记载的最早的一神教的诞生地埃及,却并不讲闪-含语系的语言,它的主体民族来自亚非语系的埃及语族。而圣经中也有希伯来人出埃及的记录,他们一神教的形成与埃及的一神教有多大程度的联系,都还是未知数,不过同样缺少证据来证明罢了。

不过,也有两点有利的条件,似乎有机会证明这些对于历史观、世界观和感觉倾向相似性的观察不是白费的。首先,在圣经中明确提到了闪族的地缘及犹太人与阿拉伯人共享同一祖先的情形,这表明至少在犹太人这里保留了一些与阿拉伯人共同生活的记忆,或者对阿拉伯人与自身民族起源的关系有一定程度的认同。其次,从近现代语言学的划分来看,印欧语系与闪-含语系各语言间确实有不同程度的联系,而确如书中所说,相同的语言即是共同生活的痕迹,而这种痕迹往往将带来更大面积的相似和共通。倘真是如此,那相隔半个世界的希腊人和印度人为何同样相信世界是无起源的,也就能便宜地得到解释了。

2、诠释耶稣·基督的另一条路线

以往在诠释耶稣·基督时,我们往往只从一条路线上出发,即诠释他教主,或者“神”的一面。然而,乔斯坦·贾德在此处提到的确实另一种完全不同的路线——如果只是把耶稣·基督看成一个普通人,一个公元前后诞生在犹太人中的思想家,那么他作为人,究竟完成了怎样的工作呢?

在公元以前的漫长时间里,犹太人尝到了种种苦果,并催生出所谓的弥赛亚信仰。这种弥赛亚信仰始于他们对自身苦难历史的反思,而成熟于“末日预言”与“救赎预言”的出现。我们可以想象,此时的犹太人心情一定很复杂,除了对上帝的惶恐、对弥赛亚的期待外,恐怕还融合了对各种异族的仇恨——就好像许多中国人心中想的一样,等我们“弥赛亚”来了,我们民族复兴了,看我们掉过头来奴役你们!

就是这样隐藏着仇恨与暴虐的“弥赛亚”和“天国”,却因为耶稣·基督的出现被改变了内涵。“天国”原本是以色列王国强权的代名词,却变成耶稣藉上帝之名宣传“爱”与“宽容”的“天上之国”;而弥赛亚也从狭隘的一国一民的领袖,成为了传达福音,拯救世界的“上帝之子”。乔斯坦·贾德评价说,耶稣·基督“很巧妙地用那个时代的语言,赋予一个古老的战争口号崭新而宽广的意义”,从这一点上看,他不愧为一个博爱的人、一个道德教谕家和一个和平主义者。

3、使徒保罗

我以前朦朦胧胧地记得,保罗是早期基督教历史上重要的人物,但究竟他做了什么,却也反应不上来。现在我终于可以记住他了。保罗是基督教最早最著名的传教士,他并非耶稣的门徒,也不是生来就奉基督教,但对于基督教早期教义和教会的形成,他有大的功劳。譬如他成功解决了选民与外邦人、律法和新约的两大难题,仅此就足以推动基督教在欧洲地区的传播。

更有意思的是他到雅典说服希腊人皈依的经历。他的说词让我想到我自己先前的论文,当时我说,在圣经中所见的关于偶像崇拜的解释,常有一种以“归谬法”、从理智这一面入手破除偶像崇拜的感觉。在这里,保罗遇到了堪称最理智的希腊人,因此,他不仅用同样的手法重申了偶像崇拜的荒谬,更找到了“逻各斯”与上帝的共通之处;如此因地制宜地传教,足可见保罗的智慧了。

上一篇:梦轩札记:《苏菲的世界》(12)希腊文化下一篇:梦轩札记:《末代帝国民众的精神状态》


已有 5 条评论
  1. 幽浮 幽浮

    =口=你的读书笔记为什么这么厉害

  2. @幽浮 竟然回复了,超感动!能把你钓出来也真是厉害!

  3. 喔,全是读书笔记呢,这么喜爱读书的博友现在可是不好找呢,大赞一下~~

  4. @Lostape 其实也就是今年才开始把读书笔记往博客发……

  5. 游客 游客

    s上面咋像个营销号?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社会万象 音乐分享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